西班牙疫情延烧 台侨:不需恐慌只要团结_读书看天下_买书推荐网
首页 读书看天下正文

西班牙疫情延烧 台侨:不需恐慌只要团结

admin 读书看天下 2020-03-26 74 0

西班牙新冠状肺炎确诊与死亡人数攀升,医疗物资吃紧,但民间集体动员,成为前线人员后盾。接受中央社访问的旅西台侨说,希望媒体不要一贯耸动报导,更重要的是唤起公民意识。

据台侨指出,近日在网路疯传西班牙不供给65岁以上病患呼吸器的新闻,已被西班牙事实查核中心证实为假消息。

西班牙疫情延烧,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俗称新冠状肺炎)确诊人数截至25日累计达4万7610人,新增病例7937人;累计死亡3434人,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第二。

西班牙总理桑杰士(Pedro Sanchez)于22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从原本的15天再延长15天至4月11日。

据西媒报导,目前西班牙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医疗资源缺乏。甚至彭博社(Bloomberg)报导,部分西班牙医疗人员只能在身上套垃圾袋充当防护衣。

许多医院出现病床短缺问题,要求政府增设床位。西班牙政府日前在军方协助下,将部分展场改建为临时医院,以缓解医院饱和的危机。马德里展览中心(Ifema)因此变身为可容纳5500个病床的医院。

医疗人员面对的状况相当严峻。西班牙「国家报」(El Pais)访问了各地的加护病房(ICU)医疗人员,后者将这场危机形容为「我们的世代之战」。

西班牙马拉加(Malaga)一间医院的加护病房部门主任埃斯特查(María Antonia Estecha)向国家报表示,「工作量庞大,令人疲惫且压力沈重。我戴着手套、口罩和帽子,呼吸困难,护目镜起雾。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多希望这只是一部看得到尽头的电影」。

昨天萨拉曼卡区(Salamanca)一名59岁医生因感染2019冠状病毒不幸死亡,为西班牙第2名殉职的医护人员。据西媒报导,约有5400名医护人员遭感染,占感染者总数的13%。

旅居巴塞隆纳近5年的洪小姐在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表示,朋友母亲为护理人员,在医院照顾疑似病例,却缺乏完善的保护装备,而且在病患确诊2天后才被通知进行检测,还好一检为阴性,正在家隔离。

有4万人追蹤的脸书(Facebook)粉丝专页「深度西班牙」版主杜真向中央社指出,医疗资源缺乏的确是一大问题,「西班牙虽向中国订了大量的货,但不知何时能交货。速度上来说缓不济急,这会造成现场医护更多的危险」。

面对医疗缺乏以及政府的慢动作,西班牙民间社会则显现出强力动员的凝聚力。在医疗单位发出求救讯号后,人民透过自己的方式支援前线。

西班牙台湾同学会上整理出一系列民间动员的报导,例如工程师开发3D列印的呼吸器与护目镜;酒商提供蒸馏厂生产药用酒精;有缝纫机的中小企业改变生产线生产口罩,修女一起做口罩;马德里餐饮业提供医护人员餐食;计程车司机免费载送医护人员;甚至连前阵子封路抗议的农民,也加入消毒的行列。

旅居阿拉贡(Aragón)3年多的Sofia王表示,知道物资缺乏后,身边朋友就向医疗诊所领了旧床单,在家里车双层口罩。当然家庭工坊的布口罩不足以提供前线医疗人员,但可以支援清洁人员等后勤团队。另外各区成立许多的志工平台,「也让人在困难时刻感受到互助精神」。

旅西18年的杜真在看到医疗器材匮乏的困境后,主动募集亚洲能供货的医疗用品工厂资料,提供给各大区政府与医疗机构,已收到不少感谢回函。此外,杜真也会自掏腰包购买基本防护用具,赠予附近疗养院。

另一个粉专「西班牙小妇人」写道:「西班牙民间是团结一致的,大企业在两天之内就从世界各地运来了百万个口罩与防护衣…小平民百姓在家用裁缝机一个个口罩生产着。这些都是要送到最前线,给一线疫情作战人员的一份爱心。大家努力对抗疫情相互帮助,努力做出无能政府做不到的事。」

令他们感到忧心的,是看到部分台湾媒体对西班牙的报导,用词耸动,甚至有错误讯息。

「西班牙小妇人」与Sofia王都指出,媒体报导「西班牙卫生部长记者会泪崩」,但此人并非卫生部长伊利亚(Salvador Illa),而是因分配不到医疗资源而掉泪的阿拉贡自治区卫生局长马里昂(Javier Marión)。

另外,65岁以上病患一律不供给呼吸器的新闻,西班牙事实查核中心已指出为假消息。

洪小姐说:「台湾部分媒体的报导夸大其辞,感觉好像西班牙要完蛋了。前线人员的确实辛苦,但民众只要乖乖待在家里,是很安全的,我们都还是保持乐观,也不希望台湾亲友为了我们过度担忧。」

Sofia王说:「台湾防疫从头开始就很严谨,反观西班牙政府动作太慢,导致医疗物资缺乏。西媒常报导台湾的成功防疫,让我觉得很骄傲,但也觉得台湾人只要持续保持警戒,不需过度紧绷。」

杜真表示,她之所以会努力透过不同管道报导现况,就是希望让台湾民众了解,国家在面对危机时,最重要的是人民团结配合,展现公民精神,「我希望能透过媒体唤起这样的社会意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