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加拿大世卫专家盛赞北京抗疫模式-读书看天下
首页 读书看天下正文

虾米?加拿大世卫专家盛赞北京抗疫模式

admin 读书看天下 2020-03-06 105 0

全球新冠疫情恶化之际,加拿大籍世卫专家艾尔沃德接受纽约时报专访,盛赞中国抗疫模式有效,经验可被複制,但需要速度、资金、想像力和政治勇气。

纽约时报负责报导传染病和贫困地区的疾病新闻的资深记者对艾尔沃德进行了专访,以下是专访节录。

中国的病例真的在减少吗?

我知道有人怀疑,但在我们去过的每家检测诊所,人们都会说,「现在和三週前不一样了。」疫情峰值时每天有4.6万人要求做检测;当我们离开时,变成了每天1.3万人。医院都有空病床了。

我看不出任何操纵数据的迹象。迅速暴发的疫情已经稳定下来,而且降温的速度比预期要快。粗略计算下来,有数十万中国人因为这种严厉的应对措施而免于罹患Covid-19。

这种病毒会像新型流感那样,感染几乎所有人吗?

不会——75%到80%的聚集性疫情都是家庭传播。你可能在医院、餐馆或监狱得上,但绝大多数都是在家庭传播中感染的。而且只有5%到15%的近距离接触者会患病。所以他们会儘快把你和你的亲戚隔离开来,并在48小时内找出所有你接触过的人。

你说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反应。为什幺?

这取决于他们是否出现零病例、零星病例、聚集性疫情或是广泛传播。

首先,你必须确保每个人都了解基本常识:洗手、戴口罩、不握手,以及感染癥状是什幺。然后,为了寻找零星病例,他们到处做发烧检查,甚至在高速公路上拦住汽车检查每个人。

一旦发现聚集性疫情,就关闭学校、影院和餐馆。只有武汉及其周边城市进入全面封锁状态。

中国人是如何重新组织起医疗响应的?

首先,他们将50%的医疗服务都转移到网上,这样人们就不用来医院看病。你有没有试过在週五晚上联络你的医生?现在你可以在网上找一个。如果你需要像胰岛素或心脏药物这样的处方药,他们可以开药并送货。

但如果你觉得自己感染了冠状病毒呢?

你会被送到发烧门诊。他们会检测你的体温、癥状、病史,询问你去过哪里、与任何感染者的接触情况。他们会给你迅速扫一个CT…

等等——「给你迅速扫一个CT」?

每台机器一天大概做200次,一次扫描5到10分钟。甚至可能是部分扫描。在西方,一家医院一般每小时扫描一到两次。这和做X光不一样;病人看上去可能是正常的,但CT会显示出他们要找的「毛玻璃影」。

然后呢?

如果你还是疑似病人,你就会被取拭子。但很多人会被告知,「你没有患上Covid。」来这里的人有感冒的、流感的、流鼻涕的。这些都不是Covid。看看Covid的癥状吧,90%有发烧、70%有乾咳、30%有身体不适,呼吸困难。流鼻涕的只有4%。

拭子是用来做PCR测试的,对吧?他们做得有多快?直到前不久,我们还得把所有样本都送到亚特兰大去。他们把时间缩短到了四个小时。

所以人们不会被送回家?

不,他们得等着。不能让人随便到处跑,传播病毒。

如果结果是阳性会怎样?

他们会被隔离。在武汉,一开始从生病到住院需要15天。他们把发现癥状到隔离的时间减少到两天。这意味着受感染的人会更少——这样就能限制住病毒找到易感者的能力。

隔离和住院有什幺区别?

轻症病人会去隔离中心。他们被安置在体育馆——多达1000个床位。但重症和危重病人就会直接去医院。有其他疾病或超过65岁的人也可以直接去医院。

什幺是轻症、重症和危重?我们以为「轻症」就像轻微感冒那样的。

不。「轻症」是检测阳性、发烧、咳嗽——甚至可能是肺炎,但不需要吸氧。「重症」是呼吸频率上升,血氧饱和度下降,所以需要吸氧或用呼吸机。「危重」是呼吸衰竭或多器官衰竭。

所以,所谓80%的病例是轻症,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

医院也被区分开?

是的。最好的医院都用来接收重症和危重的Covid病人。所有择期手术都被推迟。病人被转移。其他医院被指定为常规医疗:还是会有女性需要分娩,还是有人在面对精神创伤和心脏病发作。

他们新建了两所医院,然后又改建了几所。如果一间病房很长,他们会在尽头建一堵带窗户的墙,所以就成了一个有「污染」和「清洁」区的隔离病房。你进去,穿上防护服,治疗病人,然后从另一头出去,脱下防护服。它就像一个伊波拉病毒治疗单元,但没有那幺多的消毒,因为它不是体液传播。

重症监护的情况怎幺样?

中国很擅长维持病人生命。那里的医院看上去比我在瑞士看到的一些还好。我们问:「你们有多少呼吸机?」他们说:「50台。」哇!我们问:「有多少叶克膜?」他们说:「五台。」来自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的团队成员说:「五台?在德国,也许能有个三台。而且只有在柏林。」

谁为这一切付费?

政府明确表示:测试是免费的。如果你患了Covid-19,保险满额后,国家会承担一切费用。

美国存在速度上的障碍。人们会想:「看医生要花100美元。如果进了重症监护室要花多少钱?」这样会要你的命的。这可能会造成严重破坏。这就是全民医疗保险和安全的相关之处。美国必须好好思考这一点。

那幺医疗之外的反应呢?

这种反应是全国範围的。他们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我们必须帮助武汉,」而不是「武汉让我们落到这种地步」。其他省份派出了4万名医疗工作者,其中许多人是自愿的。

在武汉,我们的专列在晚上进站,场面让人很是伤感——巨大的城际铁路列车呼啸而过,窗帘都是遮着的。

我们下了车,另一群人也下了车。我说:「等等,我以为只有我们可以下车。」他们穿着小夹克,拿着旗子——是一支来帮忙的广东医疗队。

武汉人如果待在家里,吃饭怎幺解决?

1500万人不得不在网上订购食物。送货上门。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但是有位女士对我说:「包裹有时候会少点东西,但是我一点也没瘦下来。」

许多政府僱员被重新安排岗位?

全社会都是这样。高速公路上的工作人员可能会测体温、递送食物或者追蹤接触史。在一家医院,我遇到一个教人们怎幺穿防护服的女人。我问:「你是传染病控制专家?」不,她是一名前台。这些是她学来的。

技术是怎幺发挥作用的?

他们管理着大量数据,因为他们试图追蹤七万个病例的所有联繫人。他们关闭学校的时候,事实上只有学校大楼关闭了。学校教育转移到网上。

追蹤接触史的人要填写电子表格。如果出错了就会闪黄光。是傻瓜式操作。

我们去了四川,那是个很大的地方,但相当一部分是农村。他们铺设了5G网路。我们去了省会,在一个有大萤幕的紧急中心。他们在了解一个群落的情况时遇到了问题。在同一个萤幕上,他们联繫到了那个县的总部。还是没有解决问题。

于是他们派出了外勤队。这个不幸的队长在500公里以外,他的手机接到了影片电话,是省长打过去的。

社群媒体情况怎幺样?

他们让微博、腾讯和微信向所有用户提供準确的信息。你们本可以让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也这幺做。

这一切在美国难道不都是不可能的吗?

你看,记者们总是说:「我们的国家可不能这样做。」人们的思维定势必须向快速反应思维转变。你打算举手投降吗?这里面存在真正的道德危险,体现的是你的易感人口对你来说意味着什幺。

问问自己:你能做到那些简单的事情吗?你能隔离100个病人吗?你能追蹤1000个联繫人吗?如果不做,疫情会在整个社区里蔓延。

评论